新闻中心 > 大事件 > 正文

“二丫”:此生有幸成为她,如今终要为她画上句号

2019年05月21日11:02  来源:新京报

5034

  如果不是《权力的游戏》,世界上绝大多数人可能一辈子也不会听说“麦茜·威廉姆斯”这个名字,她只是一名家境普通的平凡女孩,在教室里开小差,做着不切实际的梦。但因为这样一部席卷全球,成为流行文化标杆的剧集,麦茜·威廉姆斯和艾莉娅·史塔克这两个名字永远地捆绑在了一起。

  “艾莉娅很活泼,有点叛逆,是个假小子,同时她又非常勇敢,思维敏捷,她渴望自己的声音被听见,看这个世界非黑即白……真的有点像我本人!”艾莉娅因为麦茜活了过来,而麦茜也因为艾莉娅而彻底颠覆了人生轨迹,十年过去,二者再难分隔。

  

  麦茜舍不得艾莉娅,但生活总要继续,人总要成长。出道即巅峰对一个22岁的姑娘来说就像一柄双刃剑,一旦被这个角色困住,可能此生永无翻身之日。于是她开始像艾莉娅那样去思考,学着利用自己手头的资源,去开公司搭建第三方应用,去挑战现行的影视行业规则,去鼓励同龄的Z世代展示自己的才华,而不是沉迷物欲。所以,无论麦茜今后能否转型成功,并演绎出超越艾莉娅的代表性角色,她都已经为自己贴上了新的标签——“青年创业者”。

  第八季第三集,创道歉次数最高纪录

  《权力的游戏》第八季开拍之前,麦茜·威廉姆斯接到了一通电话。“我什么都不能透露,但你该锻炼了,做体能和武术训练。我们要拍三个月的夜戏。”电话里剧组工作人员简单明了地下达了筹备任务,此时的麦茜在波士顿悠闲地啃着薯条,随口答应着“好啊没问题”。后来,她成了人鬼大战中武力值最强的选手,并手刃异鬼的统帅“夜王”,拿下MVP。

  

  艾莉娅大战“夜王”。

  在这场决定活人命运的战斗中,我们看到艾莉娅·史塔克用上了毕生所学。

  其实演员麦茜是个右撇子,但为了还原角色的左撇子设定,她从12岁就开始跟着艾莉娅一起练习左手用剑。“这很有挑战性,但到最后我成为一个可以左右开弓的全能战士。”人鬼大战中艾莉娅手握一根双头刃的长矛,中间拆开后就可以变成两柄利剑,这是武术指导特地为麦茜设计的兵器,认真做完所有训练的她也不负众望地顺利完成了大部分武打镜头。虽然当中有一些小插曲,这姑娘头回和异鬼肉搏,在片场时不时就NG。“练习打戏是一码事,在现场要演出和吓死人的僵尸拼命搏斗的感觉就是另外一码事了,第三集里我可能创下了片场道歉次数最高的纪录。”

  艾莉娅·史塔克注定是特别的。《权力的游戏》以及其原著《冰与火之歌》都有点类似架空的欧洲史,故事中的女性往往以柔弱、需要保护,如曾经的珊莎,或者是魅惑、拥有神秘力量的形象出现,比如红袍女梅丽珊卓,当中反映的是男权视角中最常见的女性标签——“弱者”和“他性”(即异于男性本位而存在,并以某种形式影响男性命运的第二性);但是艾莉娅不一样,她明明是个贵族小姐却在颠沛流离之际成长为顶级暗杀者,她明明拥有力量、智慧和胆识却对最高权力毫无兴趣,她明明立誓只为复仇而活却在危难之时选择大义,也正因如此,艾莉娅被视作非传统女性角色的代表,并成为许多影视研究的对象之一。

  坊间流传着一个段子,据说《冰与火之歌》作者乔治·马丁的妻子曾威胁她那位擅长写死读者最爱角色的丈夫:“如果胆敢写死艾莉娅和珊莎,我就和你离婚。”

  

  《权力的游戏》第一季时,麦茜还是个小女孩。

  毫不夸张地说,为了塑造这样一个电视剧史上最特别的女孩,麦茜已经赌上了自己的职业生涯。这是她人生第一个角色,一演就是十年,这部剧注定将影响她一生。“我为艾莉娅倾注了一切,用上了所有我学过的表演技能,所以到现在想去演一个新的角色就更难了,每一次进入艾莉娅这个角色都让我更难扮演新的角色,因为我很难再演得这么好,也很难再塑造出她这么强大这么酷的角色。我百分之百会想念她。一想到要结束了我就忍不住想哭。”

  在这个剧组里,麦茜不仅拥有了人生代表作,还与苏菲·特纳建立了一生的友谊——灵魂伴侣级别的闺蜜。苏菲曾在某访谈节目中回忆两人友谊的起点“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试镜的时候,化学反应非常强烈,排完那一段我们就成了好朋友!最令我骄傲的是,从我第一次认识麦茜,从12岁到22岁,我们共同经历了许多人生的起起落落,而我亲眼见证了她成长为一位优秀、强大的女性。”

  

  

  戏里她们是姐妹,戏外她们成了好闺蜜。

  也正因为两人实在是太熟悉了,在珊莎和艾莉娅各自历经磨难终于重逢的时候,两位演员职业性地突然掉线。麦茜苦笑:“那个时候的反应就是,天呐,苏菲要见到那个演戏的我了!”于是两位就忍不住笑场了……一遍又一遍。

  不光是苏菲,《权力的游戏》聚集了一大批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演员和工作人员,不少演员都表示第八季首映礼活动最令人开心的就是可以和大家重聚。麦茜深刻地明白,是这个团结的大家庭为这部剧揽获了130项艾美奖提名,创下世界纪录。“这部戏是独一无二的,能遇到他们,能和他们一起工作,是我一生最幸运的事情,我也真心相信这部剧是命中注定要成功的。很难找到这样一批人,可以合作得如此亲密无间,我在这里可以随心胡闹,也能够专心学习表演。此生有幸演了艾莉娅这个角色,没有一场戏让我觉得无趣,现在我们要为它画上句号了。”

  《权游》十年,什么时候才能实现跳舞梦

  麦茜·威廉姆斯是家里四个孩子中最小的那个,刚出生4个月父母的婚姻就分崩离析,年少时也曾体验过自家那本难念的经。在成为艾莉娅之前,她只是一名在普通的社区长大,上着普通的学校,既没有成绩优异,也没有留校察看的普通孩子,过着普通的人生。“我在学校就是个怪胎,有一些朋友,但从来不是受欢迎的漂亮女生。”在她内心深处,始终存放着一个非凡的梦,那就是成为专业的舞蹈演员。

  “儿时有些痛苦难耐的时分,我会走到母亲的音乐播放器旁,调高音量,然后跟着音乐一起摆动身体,那个时候我还太小了,甚至不知道应该用怎样的词汇来形容当时的状态,我只知道有一股力量在我身体里流动,穿越我的手臂从指间冲出。在我的意识里,全世界只剩下自己,但这一刻我感觉如此鲜活。”

  

  这样的时刻让麦茜认定了自己的人生轨迹,于是她在8岁那年开始学习舞蹈,10岁时她告诉母亲自己再也不想念书了,想去上专门的舞蹈学校,像《跳出我天地》的小男主那样击碎命运成就梦想。“哪怕当时我只有10岁,我也愿意放弃和朋友们嬉闹的校园时光,远离我的亲人,甚至我的母亲,去私立学校追求梦想。我母亲不断地问我,你确定吗,你确定这是你要的吗?但对我来说,这个决定根本不需要任何纠结。”

  麦茜没能击碎命运,是社会阶层击碎了她。

  终于有一天,她等来了梦寐以求的舞蹈学校录取通知书,却发现家里根本无法支付高昂的学费。“第二年我继续考,最终获得了占比学费40%的政府资助,但剩下的对我们家来说仍然是天文数字。”她的心碎了,明明拥有被认可的才能,但梦想的翅膀生生被现实折断了,“现在看来当时的际遇是给了我调转方向的好机会,但在那个时候如果有任何人胆敢质疑我追梦的决心,我一定会竖起那根不文雅的指头。”

  一次偶然的机会,她被演艺经纪公司关注到。“我当时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我只是大概知道或许通过一些试镜我会有机会成为演员。但我的梦想是跳舞呀!我一周花30小时跳舞,这些努力都要白费了吗?况且,万一我试镜了却没有被选中呢?”果不其然,2009年她人生第一次试镜,落败,那是《魔法保姆麦克菲2》——不过是部典型的狗尾续貂作品,也不值得可惜;随后就是《权力的游戏》。“开始试镜之前,我紧张得要命,哪哪都不对劲,但开始后一切干扰都消失了。这让我想起了那些站在母亲音乐播放器旁边的时光,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让这股能量从口中带着台词一并涌出。”

  

  麦茜·威廉姆斯在《权力的游戏》剧组的第一天。

  她拿下了这个角色,后面的故事我们都知道并且亲眼见证了。十年过去,麦茜已经从半人高的小丫头成长为横扫异鬼大军的最强史塔克,随着《权力的游戏》走向尾声,艾莉娅的角色呼声也迎来巅峰。粉丝们热衷于让她背诵艾莉娅的血债名单,然后加上自己的名字,录下来拿回家跟朋友们炫耀——“你听,艾莉娅要暗杀我诶,好酷”!而麦茜自己呢?回到家卸完妆将一切红毯访谈和酒宴抛诸脑后,她只想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实现舞蹈演员的梦想呢?”

  人们在这里炫耀应是才华,而不是豪车

  2017年麦茜20岁,《权力的游戏》播到第七季,她和一个朋友在厨房喝着啤酒聊着天,突然就决定要做一个为民间创作者服务的社交媒体应用。一年后,Daisie问世了,麦茜从人们口中“北境永不忘”的史塔克摇身变成娱乐产业板块争相报道的对象。在这个剧组里,曾有演员杀青后毅然离开演艺圈去钻研学术;也曾有演员明里暗里抱怨两位编剧,甚至在被写死之后还要出来鸣不平;而麦茜对这些都不感兴趣,她成了一名青年创业者。在她自己眼中,这是继“辍学去念舞蹈专业”“转行当演员”之外又一次改变人生的重要机遇点。

  “这个产业中有一大批既得利益者,他们严格掌控着选择权,直接决定谁足够优秀可以晋级。如果你毕业的学校足够高级,学费足够贵,往往更容易得到这批人的青睐。但是我身边有很多朋友,上不起这样的学校,他们也付出了很多年,练习表演,却连演艺圈的门都进不去。我无法担保任何人用了Daisie就能成名,但我相信成功最大的要素是团结和合作。演员和编剧同样重要,演奏者和制作人同样强大,设计师一样需要团队。”

  

  她用《权力的游戏》赚来的片酬和朋友一起注资了这家创业公司,他们组建了一支6人小团队,在朋友的花园里建了一间办公室。应用上架24小时内就迎来了3万注册用户,这当中想必也有不少要归功于艾莉娅·史塔克;之后六个月内他们的团队扩张到16个人,修补漏洞和更新版本成为首要任务……创业两年以来,麦茜的事业小有成就,也在愤怒的用户和可怕的投资人身上吸取了很多经验教训,她和这个应用都维持着为创造者牵线搭桥的初衷。

  “在这个产业中有一句名言,重点不在于你知道些什么,重点在于你认识谁。但我希望把这个权力还给真正在创造的人。我们这一代人是伴随着互联网长大的,除此之外我们一无所知。我们通过网络互相连接,相识相知,我们就是未来的样子。我希望通过这个应用去改变互联网和社交网络的现状,我希望人们在这里炫耀自己创造的艺术而不是豪车。我们处在一个任何人都可能成名的时代,我希望鼓励大家成为有才华的人,而不仅仅是名人。因为才华才是驱使你成名的内核。”

  如今22岁的麦茜·威廉姆斯还是那张娃娃脸,也曾因为体形不符合主流审美而遭受网络暴力,但艾莉娅和珊莎不同,麦茜和苏菲·特纳也不同——苏菲扛不住陌生人的攻击深陷抑郁至今都在接受治疗;而麦茜要站起来反击,Daisie就是她的武器。

  “对我来说《权力的游戏》剧组就像一所学校,这个地方真的塑造了我。在学校你学方程式和拼写,学数学和物理,但当你离开学校进入社会之后,你会了解自己,认识各式各样的人,学习如何沟通和交流;我现在非常自信,而这份自信就是通过扮演艾莉娅建立的,我真的很愿意把我在这里学到的东西传授给身边认识的人,以及那些喜欢我的表演的人们,我也想让人们感受到我因为这部剧而有幸感受到的自信心。”麦茜拥有一颗像艾莉娅一般坚强又慷慨的心,“这十年以来,如果要说我真正学到了什么,那就是每个人都有机会。不要惧于提出问题,勇于接受那个原来你一无所知的现实,不要困住你自己,去梦想,做最大的梦。”


文章关键词:二丫 权力的游戏 责编:张钰洋
5034

相关阅读 换一换

慢新闻

辟谣!“义马气化厂可能引起二次爆炸”纯属谣言 辟谣!“义马气化厂可能引起二次爆炸”纯属谣言

推荐视频

i新闻

新闻推荐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 hnr.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映象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