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大事件 > 正文

经纪人知道娱乐圈最多秘密:明星光鲜亮丽 却容易得抑郁症

2019年05月21日11:30  来源:腾讯娱乐

5034

  在过往的日子里,娱乐经纪人从未像现在这样暴露在公众的视野内。这个年代,路人和粉丝的目光不再只聚焦于艺人。经纪人本人也是明星。今年3月开播的职场真人秀节目《我和我的经纪人》很好地揭示了这一点。在娱乐圈,经纪人是个不可忽视的存在——你不能绕过经纪人和艺人打交道。我们采访了一些经纪人,有壹心公司的员工,离开壹心的艺人和她的经纪人,还有一些经纪人,他们处在更加野生的状态。

  撰文丨蔡玲玲

  编辑丨张郁

  出品丨谷雨 x 腾讯视频

  经纪人是艺人的一面镜子

  演员乔欣加入壹心娱乐是个偶然。有一天,乔欣看到杨天真的一个采访,杨天真谈到她对流量明星的看法,乔欣觉得她叙述有条理,是个尖锐自信,同时活得很通透的人。没多久,她在活动上碰见吴昊宸,吴昊宸是她师弟,也是《欢乐颂》的演员。听说他签了壹心,吴昊宸的经纪人在旁边问乔欣,“有没有兴趣聊一聊?我们都很喜欢你。”

  杨天真的原名叫杨思维,是中国颇有名气的经纪人。2014年创办壹心时,她试图开创这个行业的先例。壹心采用了一种复合式的经纪模式,把公司分成宣传、影视、商务和时尚等部门,每个部们各司其职,共同为艺人提供服务。这和国内大多数经纪公司不同,一般经纪公司会为每个艺人独自搭配一个三到六人的团队,包括主经纪人、执行经纪、宣传、商务、造型等等,他们只对一名固定的艺人负责,像全职保姆一样。但是,壹心把这些全部拆散,艺人没有固定的团队,而是由公司提供整体的服务。这对经纪人的职业化和专业性是个巨大的挑战。

  2018年,当有公司提出希望拍摄一部以经纪人为主体的职场真人秀时,杨天真答应了下来。很多人并不了解经纪人真正的生活,她希望通过真人秀的方式让大众了解这个行业,因为沟通是消除误解最好的方式,哪怕能够曝光的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她唯一担心的是把员工暴露在镜头前,供大众评头论足,会给他们造成伤害吗?他们能像她一样抵御潮水般的评论吗?那些评论可能是好的但也可能是坏的。但是,她说,如果一定要拍一档关于经纪人的真人秀,我们必须站出来,因为“壹心是这个行业最优秀的公司”。

  “我就是有这个自信。”在《我和我的经纪人》中,杨天真对着镜头说道。

  在壹心,乔欣是那个不一样的艺人。乔欣出生于1993年,作为初入演艺圈的九零后小花旦,她最为人熟知的角色是《欢乐颂》里那个乖巧懂事的关雎尔。

  乔欣的经纪人是浩浩。浩浩是那类容易让人产生信任感的男孩。他是武汉人,一米八一的大高个,却长了一张娃娃脸。可是他开口说话,你发现他反应迅速,条理清晰,毫不怯场,像个职场老手,事实上,他才25岁,比乔欣还小一岁。当时浩浩家里出了点事儿,回到北京后,乔欣和他说了和杨天真见面的事儿。

  浩浩第一次见到杨天真,加了杨天真微信,他想“我好牛啊,我认识了经纪圈的大佬",他们一起吃了顿饭。杨天真也很喜欢乔欣,对她说:“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幽默感,艺人有幽默感是很难的。”甚至提出先签一年作为磨合期,如果乔欣觉得不合适,随时可以离开。她补充了一句,“我相信你不会走,我们一定能留住你。”饭后,杨天真给浩浩发了一段微信,说他身上有她和“土爹”(陆垚,壹心娱乐合伙人)的影子,好像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2018年年初,乔欣成为壹心的签约艺人。很多演员有戏播才被注意,没戏播,“这人怎么就没了?”处于被动的位置,可能今年拍了三四部戏,第二年一部没能播出来,很快被大众遗忘了。壹心签了很多“有质感的演员”,而且擅长宣传,她想尝试一下。

  浩浩跟着乔欣加入壹心,被分到宣传组。在壹心,除了乔欣,浩浩也负责其他艺人的宣传。乔欣的工作方式发生了改变,从和团队的几个人沟通,变成同时和不同部门的十几个人沟通。这样的方式让乔欣担心,她很难在短时间内和很多人建立信任,通告出现问题,她不知道该找谁。她更希望拥有专属的团队,几个人拧成一股绳,突出重围。

  

  经纪人浩浩和艺人乔欣

  2019年年初,乔欣和浩浩去米兰参加时装周,时装周结束后,乔欣和壹心的合约就要到期。去米兰之前,浩浩和杨天真见了一面。去年乔欣拍了两部戏,一个是和许魏洲拍的爱情剧《我不能恋爱的女朋友》,另一个是和赵又廷拍的职场剧《平凡的荣耀》。乔欣对剧本比较谨慎,产量很少,但是作为演员没有作品就没有曝光,浩浩想问问杨天真的看法,聊聊合约到期的事儿。

  杨天真说:“我能感觉到她的野心和迫切感,但是我们不是资源型的公司,我们也不是有制作背景的公司,现在开机的项目太少了,所有的头部演员也在往下抢活,我们第一年合约就到期了,你跟乔妹都要考虑一下这个问题,我们是不是要继续续约?如果她不跟我们合作了,你是不是跟她走?”

  乔欣和浩浩在米兰待了三天。有一天拍摄完,两人回到酒店,聊起合约。这两天,乔欣反复思考这件事。她知道,壹心的体制就是这样,不会为了她改变,她不适合壹心。心底已经有答案了。可是离开壹心,以后怎么办呢?她唯一确定的只有浩浩,她相信浩浩会跟她一起。和很多二十五岁的女孩一样,她憧憬未来,但也渴望安全感。

  乔欣说:“如果继续和一个不适合我的人在一起,我可能会错过一个更适合我的人。我很担心,别人觉得壹心很棒——乔欣从壹心走了,那她去哪儿呢?”

  浩浩说:“一定会有这种声音,我觉得不重要。”

  乔欣说:“我也很担心我们两个小小的人儿很多东西弄不明白。”

  浩浩说:“我们最难的时候是我们真的离开彼此。我担心你身边有很多......”他停顿了几秒,眼泪流了下来。

  “坏人吗?”乔欣伸出左手,安慰浩浩:“不会的,那你就管我好嘛,对不对,我也很聪明的,不然我怎么找到的你呢?”

  乔欣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是刘天池的学生,乔欣叫刘天池“池妈”。她很喜欢演戏,可是,“能把喜欢当成职业的人何其幸运啊”。她真的能一边干喜欢的事儿一边赚钱吗?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那个幸运的宠儿。那届中戏,班上有三十名学生,女孩有九个,她是最小的,刘天池很担心她。

  她和老师说自己的困惑,刘天池说:“不是每个人都能在这个圈活下来,成龙成凤是运气使然,但你得先能吃这碗饭。”

  刘天池和孔笙导演关系很好,孔笙是资深的电视剧导演,拍摄过《闯关东》《战长沙》等电视剧,也是正午阳光的导演。她把乔欣介绍到正午。碰巧,一直很少尝试女性题材的正午,正在筹备一部描绘都市女人情感和生活的电视剧。乔欣回家看剧本,觉得剧本中“关雎尔”的年纪和状态很合适她,说想演关雎尔。她完全没想到,播出后,《欢乐颂》成了爆款,在各大卫视网站的收视率一路走高,大大小小的奖项拿了不少。作为女主角之一,这部电视剧第一次让公众认识了乔欣,她接到很多邀约,网上也开始有人讨论她。更重要的是,她认识了浩浩,浩浩也进入了正午。

  浩浩在湖北工业大学学广告专业,他是个早熟的男孩,“我一定是同年龄阶段最成熟的人,我的灵魂比同龄人至少老了三岁。”大一,周围同学正无忧无虑地享受校园生活,他已经在为大三去哪儿实习发愁了。有一次,一家航空公司来学校招空少,他去面试,意外被录取,叫他去培训。他却犹豫了,扪心自问,“我真的要把这个行业当成我未来十年要从事的职业吗?”他又想,“飞机会不会出事啊?会不会死啊?除了待在飞机上,我还能干嘛呢?”他没去。

  毕业后,他来到北京,投了正午阳光的简历。

  面试官问他:“你知道吴昊宸吗?”

  “好像知道......”

  “你知道乔欣吗?”

  “好像知道......”

  “你知道王凯吗?”

  “我知道。“浩浩非常不好意思。

  

  图 | 《我和我的经纪人》剧照

  浩浩听说总监也是武汉人,在公司参观了一圈,正午食堂的饭菜好香,他觉得他喜欢这儿,他想留下来。他又参加了笔试,他的摄影和修图能力最好,顺利进入正午经纪部。入职第一天,他就带了通告,见到了小时候在电视剧里见过的明星。

  见到乔欣是在欢乐颂的剧组,他去探班,她请他吃火锅。乔欣觉得浩浩真诚,善良,而且很聪明。浩浩有他害羞和执拗的一面。在娱乐圈,很多人喜欢武装自己,装作热情好客的模样,逢谁都称“亲爱的”,“哥哥”,“姐姐”,刚入行时,碰见不熟的人,他永远说不出“亲爱的”,觉得虚伪,这三个字“好恶心,超级恶心”。他用了很长时间才慢慢适应这样的社交方式。乔欣也不是主动的人,在工作中,她表现得极有分寸,但慢慢的,浩浩和乔欣熟悉以后,发现生活中的乔欣是个爱闹活泼的女孩,和呆萌的关雎尔一点儿不一样。两人都是很感性很重感情的人,乔欣说“浩浩就是我的另一面镜子”,浩浩把乔欣归类为可以喝酒聊八卦出去玩儿的朋友。

  2017年9月5日,出品过《伪装者》《欢乐颂》的正午阳光宣布取消艺人经纪部,专注影视制作。外人常说正午是大陆的TVB,只用自己的艺人,现在经纪部解散,原本属于正午的艺人只好另觅他处。乔欣和总经理侯鸿亮聊天,“侯大大”很关心她,问她怎么办?有什么安排吗?她提了一个请求,“我想带浩浩走,侯大大行不行?”“侯大大”说没问题,你想带走就带走吧。

  浩浩没做过专门统筹艺人事业的大经纪。乔欣离开正午后,没有再签经纪公司。很多公司找她,想把她签下来,但是,立刻进入一家新公司,情感上她接受不了。在正午,她把老板看做家人,“侯大大没想通过我挣钱,从来都是你看哪个项目对你有帮助。”那种感觉就像,她打了个比方,“初恋特别好,不得已分开,再找男朋友挺难的。”

  有大约半年,工作室只有乔欣和浩浩。浩浩成了经纪人、宣传、商务、影视负责人,甚至还管起了法务财务......乔欣的许多照片也由他拍摄和修图。他第一次和客户见面,提前半个小时到达约定的地方,然后开始疯狂地玩手机,告诉所有的朋友们:“我出来谈合作了,我好紧张啊!”他把腰板挺得笔直,表面波澜不惊,像上课一样听对方说话。

  那是他最焦头烂额的时光,每天见很多人,遭受冷言冷语,最终,他帮她谈成了两个广告代言。他没有同伴,唯一的同伴是乔欣。但乔欣是演员,演员需要独处和创作的时间,他不能把太多生活上的困难告诉她。他尽力为她留出自在的空间,哪怕只是一方小小的天地。但是他也会提醒她,“如果今年你没有戏拍,明年你就没有东西播,明年你拍戏,后年才会播,耽误一年就是耽误三年,女演员耽误三年,耽误得起吗?”

  这些经纪人更加野生,更加赤裸

  对很多尚未被大众所知的艺人和模特来说,对经纪人的信任感很大部分来自于,经纪人对他们事业的帮助。他们希望经纪人为自己奋力争取抛头露面的机会,因为任何一次机会可能决定了他们的未来。反过来,艺人也是经纪人事业成就的一面镜子。和杨天真们相比,这些经纪人处于更加野生的状态。

  有的经纪人和艺人的合作模式是,艺人接到项目后,和经纪人分成,分成比例不定,全看艺人的心意。经纪人把每个项目的账单拉一份明细,包括和客户谈的价格、给到艺人的价格、税收的金额,一切公开透明,艺人才会信任经纪人。

  还有艺人和经纪人第一次见面就会问,“如果你当我的经纪人,你能为我做什么?”“你能让我一年挣多少钱?”“你能让我在多长时间内变红?”之类的问题。对于这些艺人来说,经纪人和艺人之间的信任取决于双方能够获得的利益,艺人害怕经纪人偷偷地拿回扣——有的经纪人会背着艺人向客户报一个很高的价格,同样的,经纪人也害怕艺人用光自己的资源后,某一天却投向其他的经纪公司。

  经纪人和艺人都活在无法把握未来的不安全感中。经纪人的生活常年不规律,很多经纪人的身体都有或大或小的毛病,最常见的是胃病。有的经纪人不懂得平衡工作和生活,常年神经紧张,情绪奔溃,这样的人往往很难持续做下去。

  经纪人需要保持拼搏战斗的状态。有时候,经纪人为了给没名气的艺人争取一次表演机会,只能每天打电话磨导演,一天发十几条朋友圈,宣告所有人艺人是个多么努力,渴望机会的演员。如果争取不到角色,他们只能独自哭泣,但决不在除了艺人之外的人面前示弱,那是他们唯一的尊严。

  模特行业则更加残酷。Felix是北京非常有名的模特经纪人。他是北京人,身高一米八五,随身携带一块刻着自己名字的类似门牌号的名片。每次做完项目,他拿这张名片和模特合影,或者干脆让模特举着名片拍照,然后发在朋友圈。以前,有人盗他的图,说模特是自己的客户,让他很苦恼。为了防止盗图,他制作了这张可以充当照片水印的名片。

  Felix学的英语专业,毕业以后在石景山做中学老师,进入模特行业是2010年。有一天,他帮一个在传媒公司的同学做海尔的线下活动。海尔请了几个外模站台。工作人员英语不好,支支吾吾,Felix说,你要说什么?工作人员告诉他,几点,在哪儿,穿什么鞋子换什么衣服,去哪儿站着。Felix再用英语说给模特听,说你们要干什么跟我说就行了。他第一次听说“Booker”这个词,在模特圈里,意思是经纪人。

  他签了一家经纪公司,成了外模的经纪人,一共四人,分别来自立陶宛、俄罗斯、巴西和哈萨克斯坦,从事这个行业的经纪人不多,大多数人对模特行业不了解,“很多人很怕外国人,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看着外国人皮肤和我颜色不一样,觉得害怕。”他呢?理由很简单,年轻人喜欢美女。2011年,他找了个做模特的俄罗斯女朋友,纯粹是觉得女孩身材好、脸蛋好、头发颜色也好才交往的。

  他的父母不同意他干这行,“为什么啊,老师这么好的工作不要。”他说,“我是年轻人,为什么要稳定?”每次回石景山,他走得很直,因为“为人师表”,路上经常碰到以前学校的同事和学生,跟他打招呼:“老师好!”

  起初,外国模特少,价格也高,一个小时一千到一千五,拍一天能挣两万。他最喜欢的活是带着模特们去公园,有一帮摄影师喜欢拍漂亮女孩,摄影师拍完会把照片发布出去,等于帮他宣传。每次拍两个小时,给Felix一千块钱。

  在经纪公司做了一年,他辞职,做了大约四年的个体经纪人。为了积累资源,他疯狂地加模特联系方式,最多的时候手里有三千多个模特,全北京的模特他都认识。后来他发现,客户是最稀缺的,而模特无论如何都会有,“最好的是找到甲方,找到金主,然后把钱拿过来。”他把经纪人形容成中间人,中间人收入来源在于差价,比如“这个单子是一万块钱,给到经纪人,模特也会谈一个价钱,每个单子中间有差价,如果这个模特是我公司的模特,那就更好了,还有5%提成。反正你可以去谈提成,你也可以谈差价,一切都可以谈,把价格谈得越高越好。”

  他把模特分成两类,野模和签约模特。野模主要是俄罗斯模特,也有乌克兰等东欧国家,他带过超级难搞的野模,拍摄超时想加钱,天气太冷或者太热要加钱,想喝咖啡你得给我买咖啡,中午饭不能和中国人吃的一样,中国食物太油了,我要吃西餐,“我一开始带野模的时候,我说怎么这样?”

  Felix只会挑选那些带过第一次感觉好的模特,对模特,他从不言听计从,“凭什么我要给你买咖啡?挺贵的,三四十一杯,但是如果你把我哄高兴了,我就给你买。”

  “怎么才能哄你高兴呢?”我问他。

  “比如这个单子是一万,野模的价格可以压得很低,我觉得我能从你这儿赚到钱了,我就高兴,比如我给你两千,我赚八千,给你买杯咖啡可以,但是你赚八千我赚两千,凭什么啊。看赚的钱,钱会影响当时的心情。”Felix说。

  这两年,Felix很少接野模的客户,因为中国政府对签证卡得越来越严了,外人来华必须有工作签证才能工作,否则属于非法工作,一旦发现,除了罚钱,很可能被驱逐出境,而且五年不得入境。野模基本没有工作签证,Felix不愿意冒险。

  从业八年,他带过的模特以千计,见过各式各样的人,这些人来中国做模特的理由稀奇古怪。他带过一个21岁的俄罗斯女模特,说话一套一套的。他说,你和别的模特不一样,你是干嘛的?女孩告诉他,她爸爸妈妈是议员,大学读的公共关系,她在写一篇关于模特行业的论文,趁着假期来中国三个月体验一下。他还签过一个男模,莫斯科人,博士毕业,是个科学家。他问那人,你为什么来?他的说法很简单,这边可以赚到钱。Felix说,你是科学家,你们那边赚不到钱吗?那人说,在我的实验室,每个星期能赚700人民币。

  “中国有很多富婆,很舍得为这些男孩花钱,买房,买车,给他一切,砸个几百万真的不是事儿,有些外国男的来了就是为了找大鱼。”Felix说。有次他做拍摄,看见一个男模戴一块劳力士,他说,不错,小子挺有钱,劳力士,是真的吗?男模说,我去店里查了,七万。他说,不是自己买的吗?男模说,在夜店喝酒,别人送的。有认识Felix的富婆说,我交了个男朋友,你帮我看一眼怎么样?他看了一眼问对方,你给他花多少钱了?好了两百万,够了,不用给他花了。

  2018年,Felix加入了一家十人规模的经纪公司,为了和模特的母公司建立信任,每年他会飞去欧洲拜访一些大牌的经纪公司。去年十一,他从北京飞到巴黎,途径罗马尼亚,米兰,葡萄牙,西班牙,最后回到巴黎,没去俄罗斯,“俄罗斯的资源不值得去。”

  “俄罗斯人现在满大街都是,很多客户会点名说不要俄罗斯和乌克兰的,摄影师也说,这个一看就是俄罗斯人,真土。有时候我们会让模特说个谎,你站那儿不要说话,只说英语,其实也无所谓,万一客户选上这张脸呢?”Felix说。

  作为模特经纪人,Felix的理想是代理的模特进入世界排名前五十,我们很自然地谈到了刘雯,他吐出两个字“命好”,“我觉得刘雯命特别好,刘雯是新丝路的模特,她的经纪人特别牛逼,跟国外很多公司关系不错,把刘雯推出国,走了大品牌的秀,然后就火了。所以并不是长得好看就能出道,还得资质好,有个性,有记忆点,脸能被人记住,命还得好。”

  他正在寻找拥有像刘雯一样潜力的模特,因为中国人很难捧红一个外国模特。外模在中国的工作签证只有三个月,“不值得在她身上花一分钱”,“比如说吧,你给她包装,找媒体曝光,三个月走了,签了对手的公司,十万白花。但是,中国模特的话,签五年,我给你花五十万,找大牌,四大时装周走完,只要有名气有客户买单,我卖五十万一天,我做每一单都是挣钱的。但是她和你还有四年的约,如果她想解约,解约的成本很高,可能五六百万,你觉得行,那就拿钱来我们解约,反正不亏。”

  对Felix来说,经纪人得学会赢得信任,在模特圈他的口碑很好,大家都知道Felix不拖模特钱。他每次出门都在衣服或者帽子上别一枚毛泽东像章,去公司上班拿一本毛泽东语录,和同事讲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告诉其他经纪人,大家都是为了国家来工作的。“因为我们这行都是为自己谋利,你要把它提升到一个新的道德高度,让大家都规规矩矩地工作。”Felix说,“一个爱国的人,说明你具备了最基本的道德素质。”

  做好随时和对方说再见的准备

  竞争激烈,工作强度大,作息不规律,时常面对公众的质疑。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生活像一张拉紧的弓,不知那一箭何时射出,又射向何处。经纪人的职业生涯是一场看不到尽头的战争。战争从不停止,不断有人走进战场,到底为了什么?

  琪仔今年27岁,是壹心娱乐一名宣传经纪,负责艺人白宇。白宇是一名演员,代表作有《美人为馅》、《镇魂》和《忽而今夏》。2016年8月,琪仔从一家影视公司跳槽加入壹心,来公司做的第一个大的项目是《美人为馅》的宣传。

  有段时间,琪仔的压力很大。2018年是白宇事业迅速发展的一年。4月,公司去日本团建,正值《忽而今夏》播出。琪仔觉得白宇是个非常有潜力的演员,之前在很多影视剧的表演都很出色,却没被大众看到。她每天琢磨怎么能让白宇被更多人看到呢?团建那一周,她从没真正放松过,她在日本的街头一边走一边回各式各样的微信。有一天,“白宇演技”上了热搜,“那一瞬间,老天爷啊,2018年第一个热搜,因为《忽而今夏》,因为演技”,她兴奋了几秒,冷静下来,开始狂写文案。

  琪仔在国外学的大众传播,回国后,她决定做经纪人。这和她年少时的追星经历有关。她喜欢李宇春,是个资深“玉米”。琪仔把她当做榜样一样的存在,李宇春激励了她,当她感到迷茫,不知道往哪儿走,她就听李宇春的歌,想她的努力,坚持,毫不畏惧。2005年到2006年,李宇春遭遇了一场来自网络的恶意攻击。当时她在读高中,后来听一些玉米前辈回忆那些恶毒的话,她想她没有办法改变舆论环境,但是,她可以帮一点点小忙。她知道艺人可能面对的最坏的处境是什么,她不想别人重复李宇春的痛苦。在某种程度上,琪仔和浩浩很像,支持他们从事这个行业的原因,比起提供年轻人成长的巨大空间,他们更想守护身边的朋友。

  

  经纪人琪仔和艺人白宇 图 | 《我和我的经纪人》剧照

  从米兰回来后,乔欣和杨天真约在一家咖啡馆见面。她提前到了,有点紧张,担心不能表达清楚自己的想法,她敬佩杨天真,“杨老板很酷,很有种”,希望双方即使分开也能相互理解。

  两人尴尬地聊了聊身材,“乔欣瘦了,脸小了”,叹口气,“我又胖了。”杨天真说:“时间对女演员是比较宝贵的,女孩是不太能耽误的,但是我好像没有能力满足你。我们大部分客户第一份经纪约就签给了我们,所以他们开始就适应了这个模式。”

  杨天真问了乔欣接下来的打算,乔欣说,她没有签其他公司的打算,她计划组建自己的团队,“像辞职创业一样”,“我很害怕。”

  合约快到期那段时间,乔欣的情绪波动很大。浩浩去她家,和她聊天。一直以来,浩浩反复告诉乔欣,“我们从一个阶段到另一个阶段,但不代表你进入下一个阶段的时候我们不会分开。”乔欣很抗拒,“浩浩你不要和我说这个话,你每次这样说,我知道你心里不是这样想的。我知道你嘴巴硬。”他觉得这次他不得不告诉她,有些事情她需要自己决定。他怕忘记,把想说的写在纸上,到了乔欣家念给她听。

  有一周,乔欣每天给浩浩打电话,打到凌晨三四点。突然有一天,乔欣对浩浩说,浩浩,你是不是很累?浩浩说,怎么了?乔欣说,我的朋友劝我看心理医生,我觉得你就是我的心理医生。

  浩浩觉得,经纪人要做好艺人对自己产生依赖的准备,站在对方的角度思考,同时最大程度地抽离。为什么艺人容易得抑郁症?他们掩埋了太多情绪无处发泄,他们需要出口,需要有人倾听他们的烦恼,用最大的同理心理解他们。因为艺人也是人,只是在某些事情上,他们要比其他人做得完美一点儿。

  乔欣加入壹心三个多月后,浩浩的家人生了重病,他不得不回去照顾他。他在武汉待了三个月,回到北京。杨天真挺担心他的,问需要不需要她帮忙找医生啊。浩浩很感谢,让杨老板不要担心。等十一月回到壹心开始正常工作,他差不多有半年没有收入。期间,他没找别的活儿,等待壹心的调整,他清楚乔欣需要他。

  离开壹心后,浩浩给乔欣发了一段话——“你今后一定会遇到很多能人异士,大罗神仙,你永远知道自己是谁,我也永远知道自己是谁,我希望有更多优秀的人帮助你,完成你的梦想。但我们也要做好随时和对方说再见的准备。但是,我相信,那一定是为了我们彼此都更好,因为无论我们在世界的哪个角落,我们一定会祝福彼此。”

  (应受访者要求,琪仔为化名)


文章关键词:经纪人 娱乐圈秘密 抑郁症 责编:张钰洋
5034

相关阅读 换一换

  • 前经纪人涉嫌虐待斯坦·李被起诉 最高或获刑10

    据外国媒体报道,已故漫威名宿斯坦·李的前经纪人Keya Morgan被正式以五项虐待老人罪名起诉,法庭已对他签发逮捕令。起诉来自洛杉矶县地方检察官Jackie Lacey团队,五项罪名包括对斯坦·李进行非法监禁,造成身体伤害,可能的贪污、伪造、偷窃和诈骗,其中四项为重罪。如成立,Morgan可能面临最高达10年的监禁。

  • 李易峰被曝与网红湾湾同游苏梅岛 经纪人给出回

    近日,网曝李易峰与网红“Blase湾湾”同游苏梅岛,疑似恋情曝光。3月5日凌晨,女方在微博回复粉丝留言时对此进行了坚决否认。

  • 李亚鹏欠4000万进法院失信名单?经纪人称子虚乌

    今日(30日),新京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确认,中国执行信息网“被执行人信息”一栏中的“李亚鹏”,即为知名艺人李亚鹏,事因合同纠纷被判支付4000万未执行。

慢新闻

辟谣!“义马气化厂可能引起二次爆炸”纯属谣言 辟谣!“义马气化厂可能引起二次爆炸”纯属谣言

推荐视频

i新闻

新闻推荐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 hnr.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映象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