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电影 > 正文

《送我上青云》:以女性视角,观众生之相

2019年08月22日09:38  来源:中国妇女报

5034

  影片既没有以女性视角讲述只关女性的故事,探讨的也并非女性独有的议题。

  虽然以女性视角展开叙事,但整个故事跨越了性别的鸿沟,书写人们对爱欲的渴望,金钱的渴望,成功的渴望,尊严的渴望,以及理想生活的渴望……这不是单独写给女性的,而是写给芸芸众生中每一个人的笑忘书。

  ■ 钟玲

  自上海国际电影节听闻姚晨监制并主演的电影《送我上青云》是一部具当代现实主义风格的另类“女性电影”,便一直在等待、期盼,那时,敢于直面女性的爱与欲,还不是这部影片的卖点。影片公映后,排片的“惨绝人寰”,没能阻挡好口碑的不断发酵——朋友圈都在疯狂安利,编剧史航、社会学家李银河等人也在发声力荐,一些影评人更是毫不吝啬地褒奖这是国产电影中女性正视自身欲望以及勇敢表达爱欲的一次“革命性”创举,由此及彼,男女平权、女性意识的觉醒等等也都与《送我上青云》挂了勾。

  的确,《送我上青云》中姚晨饰演的女记者盛男,一次欲念的突起,一次追求享受性爱并付之行动的旅程,在我们的大银幕上堪称前卫,毕竟,如此赤裸、坦荡、纯粹的表达女性身体上的诉求,在国产影片里可能还是第一次。可那不过是当一个女人的正常欲望突破了社会、阶层和性别角色加诸在她身上的种种规则后,人们的一种超常态反应。这一点点的诚实与直白,如此大胆的尝试也让那几帧大尺度画面被无数人赞誉是中国电影业一个里程碑式的瞬间。

  于当今社会女性的生存状态与环境, 这样微小的改变的确是一种进步,人们将关注点放在这一突破上情有可原,只是,这便是影片的主题与全部吗?另外,影片真的是“女性电影”吗?

  借用金庸小说《天龙八部》里包不同的话:非也,非也。

  女性欲望的直抒仅仅只是《送我上青云》一个很小的切面,影片的维度其实延伸得很广,涉猎原生家庭之痛、女性的生存困境、男性的人生困局、漠然的夫妻关系以及人类的尊严、欲念、生死等等。但每个人能够从中意会的或许都有所不同,于我,所思量的是:生生死死、死死生生的不息之河,我们该如何定义自己的人生旅程?当,上苍早已为每个人安排好结局的时候。

  盛男的人生,就是影片想给出的答案。

  无情、无爱、没朋友,大龄、未婚、都市漂,父亲濒临破产边缘是个长期出轨的渣男,母亲就是个“傲娇小公主”沉迷整容无所事事。如斯境遇下,有斗志、有傲骨、有新闻理想的盛男,这个人如其名一出场就暴露全部“属性”的女孩儿,不断地让人心疼、心疼再心疼。她独立自主、洁身自好、不媚权贵,超然于世事之外,日常生活就是为寻求新闻真相不畏艰苦地奔走,常因工作被人暴打、被人报复。在这明显对她不甚友好的俗世,盛男仍坚持自我,不肯为金钱而折腰。如此努力上进,却终究难敌命运不公,不幸一窝蜂似的倾倒在她身上,孤独行走“江湖”的她患了卵巢癌。

  看到俨然“倒霉蛋plus”版的女主角盛男,一时恍惚,暗地里猜测在这样悲惨的设定下,想必影片之后都会是沉闷、压抑、苦情、悲伤都无处安放的样子,也料想一个身患绝症又“世界那么大,却无从依靠”的盛男应该是一个丧而绝望、成日哭哭啼啼怨天尤人的姑娘吧!

  结果呢?所有的猜想都是一厢情愿,影片轻松、诙谐、风趣,以黑色幽默消解了沉重的话题应有的悲凉气氛。人常说“女本柔弱”,可盛男不一样,她的坚强是深入骨髓的个性使然,是即使天塌了也“刚”得连一滴眼泪都不会掉的倔强——被小偷责怪她坏了他的好事,一板砖拍她后脑倒地的时候,她没有哭;当得知自己患了卵巢癌,即使手术成功也最多活个五六年的时候,她没有哭;当看到父亲给情人买奢侈品倒求她回报反而向她借钱的时候,她没有哭……

  她只做了一个决定,迫于无奈违背自己的意愿接下为商人李平的父亲写传记的工作,自救。虽然,她厌恶死了李平身上的铜臭味,也厌恶死了他那可笑的优越感。

  盛男自身的积极向上,奠定了影片乐观主义的整体基调:生活处处碰壁,却从不沮丧从不自艾自怜,即便知道结局,也不颓废、不妥协,反而化消极的情调为积极的精神,更加努力地生活,与命运争朝夕。

  如同,那本无根却被漂浮于青云端的柳絮。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源自曹雪芹作品《临江仙·柳絮》的最后一句,既是《送我上青云》片名的由来,也以轻盈之态表达了影片的主题——

  柳絮,无牵无系、随缘自适,若遇好风还能直上青云。可人呢?人能否如柳絮自由自在?难。然而,即便是难,也是可以选择的。选择什么,付出什么,得到什么,一切均可由自己决定。

  尽管《送我上青云》由女性导演执导、编剧,并有意为其附加了一些“女性电影”的特征,女性题材、女性主演、塑造了一个“刚”且耿直的女主角,但严格的说,影片并不是一部“女性电影”。既没有以女性视角讲述只关女性的故事,探讨的也并非女性独有的议题,虽然以女性视角展开叙事,但整个故事跨越了性别的鸿沟,书写人们对爱欲的渴望,金钱的渴望,成功的渴望,尊严的渴望,以及理想生活的渴望……这不是单独写给女性的,而是写给芸芸众生中每一个人的笑忘书。

  与其说,盛男寻找性爱、寻找生命意义的过程,是在寻找自我,倒不如说这是她在看透不堪的众生之相后达到自愈的过程——原生家庭的冷漠,让盛男不自觉生出坚不可摧的铠甲,拒人千里。她唯一一次哭泣,是发现心仪的刘光明,看起来出尘不染、超凡脱俗原来竟那样懦弱、卑微时的失望:他不过是一个既无能又舍不得放弃温床,还想获得尊重的可悲的凡夫俗子罢了。

  世事的真相,让她卸下铠甲终于可以对人报以温柔的微笑。众生皆苦,人间值得也不容易,想自由自在很难:被她吐槽“漂亮且蠢”的母亲,一无所长只能委屈地依附在出轨丈夫的阴影下活着;自视过高又带着暴发户习气的李平,再有钱也要依靠文化人父亲的光环为自己贴金;整日以发财致富为己任的四毛,也不过是期待成功能够让他拥有他人的尊重……

  唯有70古稀的李平父亲活得通透而潇洒,他早已堪透生命的奥义,名利或是其他都已不能将其左右。

  盛男呢?在这次旅途中,大概更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吧——“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


文章关键词:送我上青云 女性视角 众生之相 责编:张迪弛
5034

相关阅读 换一换

  • 《送我上青云》口碑逆袭票房遇冷 导演发亲笔信

    “我家周边8个影院都没合适的场次,不是早9点就是午饭后”“我们小城市没有排片……”电影《送我上青云》上周五上映以来,不少网友吐槽“无片可看、无票可买”。这部由姚晨首次担任监制并主演的电影,截至8月19日排片量为2.3%,是上周新上映影片中排片量最低的一部。影片上映四天来,总票房达到一千万元。

慢新闻

造谣“联合国总部将搬迁至西安”实施诈骗 两男子被批捕 造谣“联合国总部将搬迁至西安”实施诈骗 两男子被批捕

推荐视频

i新闻

新闻推荐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 hnr.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映象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