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象娱乐
映象首页 > 映象娱乐 > 频道要闻 > 正文

刘昊然:王宝强变化不大 状态依然非常好

2018-01-09 16:29 来源:网易娱乐

[摘要] 1月9日报道(文/派翠克 视频/伟子)《妖猫传》众多演员中,刘昊然最早抽出了时间接受网易娱乐采访。

刘昊然接受采访

刘昊然接受采访

   1月9日报道(文/派翠克 视频/伟子)《妖猫传》众多演员中,刘昊然最早抽出了时间接受网易娱乐采访。这件事情发生时,电影仍然处在比较严格的保密状态,没有多少人知道陈凯歌导演会怎样改编这个唐朝由盛转衰的奇幻故事。而对于刘昊然所扮演的白龙,除却原著,我们仅能靠猜测提出一些问题。

  所以这篇采访记录的,更多是刘昊然作为一个演员在当下的一些心态。关于和陈凯歌导演的合作,关于过往的经历,以及自省。

  关于《妖猫传》的经历,可能仅仅需要赘述几句。见到凯歌导演,临走时突然被叮嘱自己要减肥。刘昊然变得特别紧张,拼命地瘦了不少。和欧豪两个人,也在组里从夏天待到了冬天,酷暑拍到下雪。两人扮演的白鹤少年,身着透气感极佳的衣服,夏天凉快。但是剧组最后去了香河,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快疯了”。

  刘昊然把《妖猫传》形容成一次特别的经历。他觉得,在他的年纪能演这么不一样的角色,很少见。和张榕容的对手戏,被刘昊然形容成一种别扭的少年心态。口是心非的状态和他之前演的角色都不一样。

  陈凯歌导演对刘昊然的表演要求是含蓄。这种状态被刘昊然理解为“少年的那种感觉可能不太一样,因为少年自己的心思自己都想不明白,可能反而越喜欢谁,越不会跟谁特别直接的表达。可能反而对起戏来反而是那种挺不客气的,但是你又要让观众能看出来,你的那种不客气,其实是一种掩饰。”随后他总结,“这个劲儿挺难拿的。”

  认真讨论表演的刘昊然同样会认真地去看自己的表演,虽然这被他形容为一种奇怪的感觉。奇怪是因为观看自己表演的时候,即便只是搭戏,也会注意到自己身上一些可以表现得更好的部分。刘昊然说,曾经自己也确实有想成为某某演员这样的想法,但现在不会这么想了。但是最近,他看完了希斯·莱杰的传记,看完自己也觉得特别丧。他突然意识到:“每个演员的艺术造诣、艺术天分和他经历的事情都是不一样的。”

  从贺岁档到春节档,接连两个重要档期,都有刘昊然的身影。《妖猫传》故事仍在继续,接下来《唐人街探案2》也将接棒。和唐探的这群熟人在一起,刘昊然也觉得很开心。在他看来,搭档的王宝强也没有变化:“我觉得没什么特别大的变化,我觉得宝强哥状态依旧非常挺好的,而且我们在美国拍摄,宝强哥的状态,我觉得挺好的。”

  采访实录:

  网易娱乐:首先还是想问一问,什么样的巧合加入了这个《妖猫传》的剧组?

  刘昊然:当时我在三月份,因为我在放寒假,然后我就去了云南那边玩儿,去那边自己想一个人呆一呆、静一静什么的。在那边本来我假期安排的蛮久的,应该有一周,在那边呆到第四天的时候,突然公司给我打电话说,你快回来,带你见个导演。我说谁呀谁呀?他说你回来就知道了,还特别神秘的,不告诉我。我后来问为什么,他们告诉我说怕我紧张,然后当时就会到北京,去在国贸那边的一个饭店,在那个喝东西的地方见到凯歌导演,然后就听凯歌导演聊这个故事,聊这个角色,因为之前我完全不知道。

  当时听了之后我就觉得,这个角色很不一样,而且我觉得是我很少见的,就是我这个年纪能演得这么,我觉得这么不一样的一个角色,当时我就说我要演,我好想演。最后凯歌导演临走的时候突然来了一句,说昊然你胖,你要减肥。因为那时候我在放寒假,冬天就容易吃得比较多,然后当时就,突然就特别紧张,就拼命的减,拼命的减。

  网易娱乐:你们当时其实基本上也是在冬天完成整个拍摄?

  刘昊然:我们是从夏天拍到冬天,你看我们第一版的宣传片,它有很多的花絮,我们真的是从非常非常热,三四十度的时候,一直拍到了下雪。我们大概是整个组应该是从六月份、七月份差不多,拍到了十二月,一月的样子。

  网易娱乐:你跟欧豪两个人的戏服看起来非常的单薄,冬天拍的时候?

  刘昊然:刚开始拍的时候,我们是全组最爽的人,我们刚开始拍的时候真的是全组最爽的,就是衣服很薄,所有的人都很热的时候,我就我们两个巨凉快,特别凉快,透气呀。然后越拍越惨,越拍越惨,最后,因为我们最后是转回北京,在北京香河那边拍,快疯了。

  网易娱乐:还光着脚要跑。

  刘昊然:光着脚,后面还穿了鞋,但是因为特别冷,然后尤其有一些倒地的一些镜头,那边棚风又很大,所以每天就感觉越拍越冷,越拍越冷的样子。

  网易娱乐:跟张榕容这样的对手戏感觉怎么样?

  刘昊然:挺不一样的,因为他那种感觉,不是那种直来直往的,他是那种少年总是奇怪的,我觉得那种表达方式就挺不一样的,按理说算是口是心非的那种表达方式,我觉得和我之前演过的角色不太一样。那个劲儿刚开始还挺难找的。那些戏大部分都是在前期拍摄的,大概在襄阳那边拍的,也是我比较靠前的戏。那段戏我觉得挺难演的。

  网易娱乐:这是最大的你们俩的特效担当。

  刘昊然:因为那整整一场戏,就是整个在极乐之宴那一场戏,就是完全就是一个很大体量的特效镜头,它不仅有白鹤,还有一些其他的幻术,有一些我们那个老师其他的幻术,佩琦老师。但是因为我到现在为止没看成片,所以我还不知道,当时我看的时候,我去配音的时候我去看了我的部分,那时候特效还没有完全做好,所以其实我看到的内容和你们是一样的,我也只看了花絮,我也只看了预告片,其他的东西我还没有看,所以我还真的不知道最后呈现的效果是什么样子。

  网易娱乐:自己在配音的时候看到自己的表演,和在回顾片场的时候,你觉得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吗?

  刘昊然:其实说真的,每个演员看自己演戏的时候,都感觉怪怪的,就是那个感觉还挺,我看我所有演的戏的时候,我都感觉有点,有点不习惯,可能我就总感觉有一点点不习惯,因为可能真的是自己太了解自己。就是我看自己我就完全能想到我当时在演这场戏的时候我在想什么,然后我在哪些东西是我设计的,完全能看出来。所以我总,到现在为止我都不太习惯看自己演过的戏。

  网易娱乐:比如看说自己之前的《北京爱情故事》,或者是《唐探》的话,你会有什么感觉,会回顾这样的作品吗?

  刘昊然:还是会看的,偶尔可能还能网上有一些剪辑什么的,还是能看。就是感觉挺奇怪的,自己看自己演戏真的很奇怪,就太了解自己。比如举个特别简单的一个例子,比如说一场戏,比如是三个演员,但是可能主要一个演员讲话,其他的两个演员可能在旁边搭戏,就比如是在旁边搭,或者在听什么的,大家观众的注意力都会在这个讲话的人,但是如果我看去的话,我肯定会注意自己,就是可能我就在旁边在听什么的,但是我主要的点肯定就会放在自己,所以那个感觉挺怪的。

  网易娱乐:到目前为止,你觉得自己在哪部电影里面最自然?

  刘昊然:最自然的话,我觉得还是《最好的我们》吧。那个角色可能和我的契合度更高一点。其实《北爱》也很自然,但是《北爱》是因为有点早了,和我现在比有点早,因为我现在看我自己初中、高中的照片也会觉得蛮奇怪的样子。因为每个人都在成长,在进步。所以其实你看到之前的戏你感觉奇怪也好,你感觉哪里可以更好,其实都是件特别好的事情,因为你越来越进步,你可以意识到自己之前的不足。

  网易娱乐:我自己印象很深刻的是凯歌导演在之前拍《搜索》的时候,会亲自给高圆圆说戏,他会去替高圆圆来表演,到底应该呈现出一种什么样的状态。

  刘昊然:会,凯歌导演也会,还是会的。但是现在可能凯歌导演更多的还是说给其他的演员,因为可能对我和欧豪,凯歌导演可能更希望我们自由一些,更希望我们能更自由、更有那种少年的感觉。可能凯歌导演对我们的要求,更多的是在一些调度上,在一些细节上。他反而不会要求我们怎么样的动作,他就希望我们自由。所以说其实我们很多,我和欧豪很多戏,我们在拍的戏,可能每一遍和每一遍都不一样,完全没有一个标准答案。

  网易娱乐:那场戏大概拍了多少条?

  刘昊然:拍了蛮多条的,因为光脚,因为地面很湿,滑倒就滑倒了三次,摔就摔了三次。而且他那个调动也比较难做,因为他跑过去,人群很多,因为是一个比较长的镜头,跳下来、往前跑,然后一人抓着东西,吃完了之后扔出去,那个调度其实还挺难的。还有机器的配合之类的,所以其实那个还拍的蛮久的那场戏。

  网易娱乐:除了这场戏之外,因为目前曝光的花絮里面我们没有看到你们可能承担了其他故事的部分,所以我很好奇,其他的有没有这种拍起来挺难的戏,能跟我们分享的?

  刘昊然:整个戏因为节奏非常非常快,所以其实我这个角色在整个戏里面就完全没有一场,基本上可能按照我们话说就没有过场戏,每一场都是重场戏,所以就觉得每一场戏都挺不容易,演起来都挺难的。但是可能越往后演,就随着越来越熟悉这些角色,融合度越来越高,可能越往后反而越没有那么大的压力了。所以说其实到现在为止我觉得最难拿捏,或者说是心理压力最大的戏,还真的就是那场。

  而且印象很深,就那场戏演完了之后,凯歌导演在花絮里也说了,在预告里也说,这小哥儿俩真成了。对,因为那是我们的出场戏,就是我们要在那场戏里面完成我们两个人物给大家的第一印象,其实这个非常重要。我们两个虽然是野孩子,但是我和欧豪野法又完全不一样,所以说我们故事,最终我们两个人走向了完全不同的结局。所以说那场戏其实还真的挺难。

  但那不是我演的第一场戏,我比欧豪先进组,多演了三天尸体。

  网易娱乐:你怎么定义自己在片子里面和杨贵妃的这种关系?

  刘昊然:因为我觉得白龙是一个生性孤僻的人,就是他从小的生活经历,他的那种生活环境,他是被家人卖给师傅的,他和丹龙不一样,他是一个非常非常警惕的一个人,我觉得是这样。所以他生活里可能就是,说白了真就是没有朋友。而且他也不会表达自己的情感,其实包括不管是师傅也好,丹龙也好,对他都非常重要,但是他就是一个在言语上完全不给人留情面的一个人,我觉得他是在把自己给包裹起来,就是他把自己拼命的保护起来。他渴望得到一些外界给他的东西,但是他又不敢。

  所以说杨贵妃是他第一个接触到的,我觉得是非常非常漂亮的女性是其一,其二,他很少接触到那种特别善意的那种感觉。就是说他对那种情感的渴求,我觉得不仅是喜欢,可能我觉得甚至说是一种对母性的依赖我都觉得挺合适的,我觉得是这种感觉。

  网易娱乐:他对你跟张榕容之间的表演他有什么要求?

  刘昊然:他希望是那种含蓄的,就不是那种,因为少年的那种感情是很奇怪的,它不是像那种成年人,我喜欢你我就告诉你。少年的那种感觉可能不太一样,因为少年自己的心思自己都想不明白,可能反而越喜欢谁,越不会跟谁特别直接的表达。可能反而对起戏来反而是那种挺不客气的,但是你又要让观众能看出来,你的那种不客气,其实是一种掩饰,这个劲儿挺难拿的。

  网易娱乐:你觉得他拍《妖猫传》给你的感觉是在追求一种年轻的感觉吗?

  刘昊然:我觉得,我不太好猜测凯歌导演的具体的想法。但是我觉得凯歌导演这部戏的拍摄过中程凯歌导演挺快乐的,他的整个创作氛围什么的,我觉得凯歌导演自己很开心,很快乐,所以说整个剧组的气氛其实也挺放松,挺轻松。而且凯歌导演他真的很照顾年轻演员,他也可能更,我们也觉得更容易从凯歌导演那学到东西,他可能给我们讲的东西,给成熟演员讲东西可能就点到即止,但是他给我们讲可能会更详细,或者更掰开了揉碎了。

  我觉得凯歌导演说实在话,他是在培养我们。

  网易娱乐:你觉得他这种快乐传染到了你们吗?

  刘昊然:我觉得传染到了,就是当一个导演,其实演员很敏感,就是一个导演开心不开心,我们很容易看出来,很容易感受到。就是这场戏演完了之后,导演那边的感觉什么的,因为导演不会直接,很少有导演直接就是指着告诉你说好,不好。凯歌导演,所有的导演可能都会比较含蓄,他会照顾演员的情绪。但是演员也很敏感,他也很容易能看出这个,就是导演对这场戏到底满不满意。所以说凯歌导演那种快乐我们能感觉到,所以我们心态上可能会更轻松一点,没有那么大的压力。

  网易娱乐:你有想过自己比如说表演的一个标杆,或者想成为的演员是什么样的吗?

  刘昊然:之前有想过,后来就不想了。因为每个演员都是,都有自己的活法,每个演员的艺术造诣、艺术天分和他经历的事情都是不一样的。所以我觉得就是活成最好的自己就好。

  网易娱乐:可能现在很多人都会说,现在的演员跟过去十年、二十年的演员有很大的不同。现在比如可以上综艺,有各种各样露出的机会,不知道在你自己看来,这些事情有没有干扰到自己?

  刘昊然:其实还好,我觉得也是看每个人对自己工作态度的认知吧。因为综艺和那些活动露出,不是一件不好的事情,我觉得更多的时候其实是看一个度吧,就是看自己的每个人工作上的想法之类的,是这样的。而且我觉得现在这个社会其实特别好的一件事情是什么,就是媒体越来越发达,大家对演戏,对电影,对电视剧这个事情的认知程度越来越高,所以其实现在的观众,哪怕是年轻观众,他对于戏的要求也都越来越高了。你发现没有,现在我们在看,再会去看之前那些戏,我们也会觉得,哎,好像挺怪的,挺尴尬的。但是我们当时小时候反而看得很开心,很快乐。现在大家对于演戏这件事情的要求越来越高,所以演员就必须要越来越努力,你必须要跟上观众进步的步伐,不然你就会被甩下来。

  网易娱乐:你最近看的一部电影是什么,大概是为了什么去看的?

  刘昊然:我最近去电影院看的一部电影应该是《王牌特工2》,我最近一次看的电影,那都不算一部电影,那是一个演员的传记,是希斯·莱杰,也是蝙蝠侠里的小丑,我在飞机上看的,给我看得自己特别丧,差点儿看哭了。

  网易娱乐:有想演一个真真正正的喜剧吗?

  刘昊然:因为喜剧很难演,喜剧我觉得真的是一个最难演的一个类型,因为它的那个节奏,它对于语言的节奏,演戏的天赋要求太高了。所以我一直觉得,能演好戏剧的演员都挺伟大的。因为我觉得能给观众传播快乐的人都是伟大的,所以我觉得喜剧这件事情真的很难,真的非常非常难,尤其我看麻花的戏,就明显感觉很深。所以我觉得喜剧,我希望能演,但我觉得以我现在的能力来说,不一定能演好。

  网易娱乐:是因为自己性格的原因?

  刘昊然:我觉得和经验有关,喜剧这件事情它不仅仅是你,这个东西它需要很强大的经验,这个经验不仅是拍摄的经验,可能是生活上的,也可能是一些在话剧舞台上的,就是那种经验很难得。所以说现在就是真正的好的喜剧演员,也是非常非常少的。

  网易娱乐:这也算是跟宝强之类的交流出来的?

  刘昊然:合作的时候我自己能看出来的。大家都是非常好的演员,但是在喜剧这件事情上的天赋和造诣,其实还是比较容易看出来差距也好,不一样也好,这个是比较,就是它很直接,就是观众笑和不笑,就非常直接,就笑了就好,不笑就不好,这是一个很容易判断的一个事情。

  网易娱乐:你之前也跟王宝强导演合作过,客串了《大闹天竺》。

  刘昊然:对。

  网易娱乐:这次又在新戏里面又有新的合作,你觉得这样三次合作下来,他有变化吗?

  刘昊然:我觉得没什么特别大的变化,我觉得宝强哥状态依旧非常挺好的,而且我们在美国拍摄,宝强哥的状态,我觉得挺好的,一直我觉得宝强哥没什么变。宝强哥一直是这样的一个人,我觉得他可能不管是在工作上,还是在状态上,我觉得宝强哥一直没变,他一直是一个在给大家传播快乐的人。

  网易娱乐:今年也二十岁了,很好奇二十岁之后,比如自己的片酬、薪资,现在还是父母打理吗,还是自己来?

  刘昊然:我自己又不乱花钱,因为我什么也都不卖,其实片酬什么的,钱啊什么,我也一直都没什么概念,反正就放在那,因为自己也没有什么特别大额的花钱的打算。因为我生活里也简简单单的,自己也不买衣服,除了可能偶尔吃点好吃的之外,其实一直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开支。而且我家里人的状态一直没怎么变,还挺好的。

(责任编辑:王江龙)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 hnr.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映象网络 版权所有